可乐千里互联网 传书不如一鸠鸽?

  今年网络圈里流行拿鸽子说事。4月1日,Google推出了“谷鸽鸟看”,高通也推出了“鸽子基站”。关于此基站,我不吐不快,他号称将微型WIFI基站植入鸽子体内,只要在鸽子的覆盖范围内就能无线上网。我很贪心地背着笔记本到广场,买了豌豆,企图吸引基站鸽。后来,基站把我的豌豆吃光了,但WIFI提示灯一直没有亮,我心说这些基站实在缺乏职业道德。被鸽子坑了我很不甘心,但由于是黑吃黑,此事有苦说不出。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囧事可是实实在在的鸽子跟互联网比速度,结果鸽子赢了。南非Unlimited IT公司是一家信鸽公司,从名字上看,养鸽的动机还不太单纯,明显是针对互联网。该公司的鸽子经过训练后,能够以80码的速度定点投递各种容量的SD卡。南非最大的网络运营商Telkom见势不妙,立即向Unlimited IT公司下了战书,要求将鸽子拉出来溜溜,打算将鸽子业务扼杀在摇篮中。于是,两家公司达成协议,在Howick和Hillcrest之间举行一次数据传输比赛,两家分别用互联网和鸽子,同时传输同样规模的数据,看谁快。对于鸽子来说,胜利的决窍在于能否定出一个合适的比赛规则,因此规定传输的距离是160公里,当然,沿途不准有猫出没。

  这场比赛就在9月初沸沸扬扬地开始了,并于日前落下帷幕,不出所料,鸽子赢了。不但赢了,比分还很悬殊,当鸽子们用了2个小时准确投递完最后一张SD卡时,网络服务才传递了4%。此事众望所归,因为不难想见,倘若鸽子输了,实在对不起那些辛苦驱逐野猫,并坐地围观互联网完蛋的不明真相群众。

  鸽子为什么赢,我们要来算笔帐。鸽子没有劳动法,假如超载工作,多背一些SD卡,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。我们假设一只鸽子能背10张32GB的SD卡,那么一只鸽子的带宽就是320GB,假如传输距离是S公里,鸽子将320GB的数据传到目的地就需要S÷80×3600秒,即S×45秒。也就是说,鸽子相当于一条(320÷S÷45)GB/s的数据链路,别忘了,这里的GB是字节数,按照我们网络运营商的习惯,还要乘以8,折算成比特数。算下来,鸽子网的速度是57÷S(Gbit/s)。以鸽子的聪明,自然不会选择很大的S,它们选择了160公里,于是每只鸽子都等于一条356MBit/s的网路。据有关部门发言鸽表示,选择这个数字是因为广大信鸽纷纷表示它们喜爱中国歌曲“三百六十五里路呀”的缘故。

  看到这个数字,那些误以为是南非网络条件不好的读者就应当打消这个念头,356MB的网路可不闹着玩,就算是在我们繁荣昌盛的中国,路边的广告也不过是“迎暑假,4MB宽带大酬宾”。按照这个说法,互联网真的被鸽子打败了。但是,以读者们的聪明,一定发现了机关所在,就是上面说的转输距离S。假如S足够小,那不妨我揣着硬盘跑步,想必这个速度不是地球上的任何线路所能相比,但若S足够大,我就必须全身涅灭,化为光子,方可跟上互联网的脚步,这样一看,鸽子们的小算盘就昭然若揭了。当然,Telkom公司在这场比赛之后,对鸽子们的阴谋也有了新的体会,于是提出再比一场,增大传输距离。结果还是不出所料,鸽子以应当爱护动物为由,拒绝了这一要求。

  这样一看,事情就清楚了许多。鸽子赢了并不稀罕,而互联网也并不是真的不如鸽子。而且我们该看到,互联网是否不如鸽子,其实并不应当体现在这种低层次的比较。对于我们这个世界而言,互联网无疑一个强大的历史力量,它甚至在改变我们的社会制度。这对那些因为鸽子赢了而手舞足蹈的人们来说,理解起来尚存一定的复杂性,但是至少不难看出,海底光缆连接了五大洲,无线信号时刻覆盖在我们周围(即使排除“鸽子基站”)。互联网把地球活活撕开,使地球文明进行最大规模的重组,如同Thomas Friedman所说,世界变成了平的。组成互联网的虽然只是一些线缆,一些电波,但是它们组合起来产生的巨大漩涡,短短的几十年就席卷了这个世界,这种时代地位,绝非鸽子所能相比。

  互联网为我们带来的,还有更多。说到网络文化,比尔盖茨的《未来之路》是启蒙读物,对于某些精英圈子,谈论这本著作已经成了标榜身份的文化时髦。在这本书里,除了阐述互联网能够穿透政治铁幕,缓和国际关系等等应景功能之外,最重要的,就是它推出了一种新型的英雄形象。比尔盖茨以他自己的身世雄辩地表明,依靠个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就可以改写命运,就可以使沧海一粟瞬间成为伟大的英雄化身。他告诉我们,互联网的时代来临之后,一切想成为英雄的人,就一下子拥有了驰骋的疆场。互联网就像魔瓶中释放出来的技术怪物,能将一部分人迅速推向金字塔的顶端,将另一部分迅速边缘化,说不定还能被世界甩到火星上去也未可知。我们回头看这十几年,几乎可以得到一个可怕的结论:谁不入网谁就不存在。这个强大的时代推力,也不是鸽子所能施加,道理很简单,没听过有人说,谁不养鸽子谁就不存在。

  互联网对世界的改变,还体现于我们人类世代奢求的机会平等。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没有人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特权。奥巴马在Facebook上面,并不比我拥有更多的优势、权力,阶级和出身在网络空间中几乎毫无价值。在这里,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中心,人与人之间不再受到等级制度的控制,权力分散成为了这个新世界的基本精神。它开始创造一种信息崇拜,它使人类的与动物相比的特殊价值提升到更重要的位置,人与人的交往抽象为机与机的交往,远离了大地和尘土。首先,以拳头论高低的斗争方式无论如何都不应当再被认为是合理的了,其次,它可以帮助你隐藏你需要隐藏的一切,所以就连图灵测试,也规定要在网络环境中进行。我想鸽子们应当服气了,因为家家养鸽并不能使世界平等,检验智能也不能基于鸽子,这些都是明摆着的道理。

  因此,即使我们不谈鸽子在与互联网比赛时,耍了怎么样的阴谋,就算它们光明正大地在速度上胜过了互联网,仍然不值得反互联网人士们手舞足蹈。因为互联网并不只是一个信息的通路,它是一股改变世界的新文化,这种文化反映的是人类几千年来不断追求的愿望,我们好不容易才终于走上这条实现愿望的道路。速度不是问题,真正的力量体现在世界新秩序的建立,从这个意义上讲,互联网承载了人类太多的梦想,无论如何,它都不应该被鸽子打败。倘若鸽子也想扮演这种历史性的角色,现在看来,火星是欢迎它们的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tamizkar.com/qiuge/77.html